德甲

苍穹邪帝 第214章 许泽峰

2019-10-12 20:54: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邪帝 第214章 许泽峰

葬龙谷.地处中州北部.绵延三千余里.在圣武大陆算得上最大的峡谷.

透过峡谷轰迷迷蒙蒙的大雾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缓缓前行.他的脸上一脸凝重.他的脚步显得有些蹒跚.

來到中州.來到这个地方他足足用了大半年时间.在这段时间中他几乎从來沒有休息过.一直都在赶路.他便是江远天曾经救下的少年.那个曾经想拜江远天为师的少年.

他的名字叫做许泽锋.他的实力仅仅只是人武境一重天.所以这千万里的距离能够活着到达算得上一个巨大的奇迹.

前往中州的路上.在许泽峰刻意的关注下他听到了太多太多关于江远天的传说.这让他的心中充满了激动.但是就在三个月前他听到江远天进入了葬龙谷.

半个月前他來到了葬龙谷.当看到那座墓碑后他的心中说不出的难过.他足足在墓碑前驻足半月.希望能得到不同的答案.但是很显然这个目的到现在都沒有达成.所以他要进入葬龙谷.

來之前.关于葬龙谷的传说他停了太多太多.他岂不知道葬龙谷是一处绝地.但是他却沒有别的选择.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

葬龙谷自古以來便是圣武大陆除了绝仙海之外的第一绝地.此时走在谷中.许泽峰只感觉一阵恐怖至极的威压压得他快喘不过气來.

但他依然强忍着那种巨大的压力.不断前行.他倔强的认为江远天一定在这谷中.只要自己见到了江远天就是身临地狱他也能活下來.就像上次一样轻而易举的被那个传奇一样的天才救下.

一步两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眼前已经变得白茫茫一片.他只能通过自己微弱的感知判断方圆十米之内的一切.

强大的压力让许泽峰每前进一步就要忍不住停下來休息一阵.而他此时眼前的景物已经开始晃晃悠悠.看哪里都是双份的.

啪嗒啪嗒.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泽峰终于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而这一摔他便再也沒有起來过.彻底昏死在了这里.

葬龙谷一片安静.除了白茫茫的雾气不断涌动之外看不到任何的生机.在这重重地迷雾中忽然一道响彻天地的咆哮声传來.

接着.整个葬龙谷的地面都开始颤动起來.在这巨大的咆哮声和颤动中原本昏死过去的许泽峰顿时间清醒了过來.

只见他神色慌张.快速的爬将起來.向着四周环视而去.

下一刻.他脸色大变.眼前一座血红的大山轰隆隆就向着这边碾压而來.仔细看去竟是一头浑身血红的荒兽.

心中剧烈的跳动.许泽峰眼睁睁看着那血红的山一般的身影刹那间冲到了自己的眼前.他甚至能闻到荒兽血盆大口中浓浓的腥臭味道.

“该死.难道就这样结束了.”许泽峰说着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因为他在这荒兽庞大的气息下根本已经升不起丝毫反抗的念头.

然而.他迟迟沒有等到想象中的灾难降临.相反在闭上眼睛之后又听到一声响彻天地的咆哮声.

声浪滚滚.许泽峰疑惑的睁开双眼.从那声音中他听到了一种苦苦的哀求.听到了一阵惶恐和痛苦.只见那荒兽就那样原地站着不断的哀嚎.似乎祈求饶恕一般.

下一刻.许泽峰猛然间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在那巨大如山的身躯上一个小小的毛茸茸的小家伙正在呲牙咧嘴.对那荒兽发起猛烈的进攻.

是的.那一道小小的身躯还不到一尺大小.但是他小小的爪子不断挥舞之下却见一道道锋锐无匹的光芒霎时间在荒兽身上撕裂了一道巨大的伤口.

轰隆.云雾翻动.荒兽巨大的身躯缓缓倒下.只见得那毛茸茸的小兽下一刻噗嗤一声将自己的爪子伸进了荒兽巨大的透露中.从中逃出一颗血光濯濯的兽晶.

也便在这时候.远处云雾又是一阵涌动.许泽峰清楚的看到一道身影快速的划破浓雾而來.

这身影的出现.让许泽峰心中升起了一阵浓浓的兴奋.因为他便是许泽峰朝思暮想的师尊.那个传奇一般的人族少年江远天.

“毛毛.你怎么又跑出來了.”江远天语气中有一丝担忧.但是下一刻他却一下子愣住了.

眼前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他隐约间觉得在哪里见过.但若仔细想似乎又记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这倒不怪江远天.实在是他们相遇的时候.江远天实际上正在经历一场心灵的蜕变.之后又接连许多许多的事情.相比于这些事情來说.遇到这少年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然而江远天却不知道.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遇见那一次的相救.让自己从此得到了一个巨大的助力.

“师尊.弟子许泽峰拜见师尊.”许泽峰一脸兴奋.说着便重重的拜倒在地上.神情间一片恭敬.

“嗯.”江远天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來.不过很快眼前这个少年和记忆深处一道倔强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这一刻.江远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初让他送走那个小女孩他便认为这少年再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但他万万沒有想到会在这传说中的第二绝地中再次相见.

虽然他们之间的约定少说也有七八个月了.但江远天却依然清楚的记得自己曾经说过如果还有机会相见便会收下这个少年为徒.

荒兽巨大的尸体上.那一头萌萌的猫咪一般的小兽快速的将那血色额兽晶吞了下去.然后快速的窜到了江远天的肩头.

相比于以前來说.如今的毛毛呆在江远天的肩头无疑显得有些有些累赘.毕竟他的身躯已经很不适合呆在那个位置了.

江远天无奈的将毛毛从肩头扒拉下來抱在怀中.眉头微微皱起道:“你先起來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着江远天眼神中显得有些着急.四下里不断环视.

看到江远天这样的神情.许泽峰知道或许这里真的算不上什么安全的地方.毕竟这可是传说中的绝地葬龙谷.

“是.师尊.”许泽峰赶忙答应快速的爬了起來.而江远天更是不等他反应过來便飞身上前.一把抓起许泽峰的肩膀化作一道流光快速的消失了踪迹.

高速的行驶下许泽峰只感觉耳旁不断传來呼呼的风声.只是短短片刻之后.两人一兽便來到了一条蜿蜒的小溪边.

小溪旁边一道陡峭的悬崖壁立千仞

.在水面上方的位置一个巨大的洞穴若隐若现.江远天带着许泽峰二话不说转身冲进了那座洞穴中.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江远天眉头微微皱起.心中充满了好奇.如果说一个人武境的修士來到了中州倒也不是沒有可能.但眼前这少年可是直接进了葬龙谷.那可就有些不简单了.

却听那许泽峰开口道:“回师尊.我是來找您的.一路上整个大陆都在谈论您的事迹.所以想知道您在哪里还是很简单的.只是这一路上路途艰险.耽搁了许多时日.还望师尊念在弟子一片赤诚能够收下我.”

许泽峰很明显有些担忧江远天会不收下自己.毕竟三个月的时间他可是足足超过了近五个月.所以有这样的担忧也是很好理解的.

江远天闻言长长叹气道:“至于是不是要收你为徒一会儿再说.你先告诉我现在外边是什么情况.”

许泽峰闻言轻轻点头.他知道现在的江远天面临的是什么.于是赶紧回道:“三个月前您进入葬龙谷.在接下來的时间中有许多人试图进入其中寻找您的下落.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死了.这些人中甚至有大能强者.”

顿了顿他接着道:“天一圣子因为找不到你.所以迁怒于逍遥宗.却不料逍遥宗早就已经不知上了哪里.所以整个中州现在依然还在寻找逍遥宗的踪迹.闹得沸沸扬扬的.”

“另外.一个月前.绝仙海似乎发生了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情.现在整个大陆几乎所有的顶尖势力都因此出世了.原本在大陆上根本见不到的大能强者现在竟然遍地都是.到处都在进行着一场场的战火.所以最近一个月似乎天一圣门已经放弃了对您的寻找.”

“也因为如此.我才有机会來到这里进入葬龙谷寻找您.只是有一件事情让我觉得有些奇怪.”说道这里许泽峰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只听他接着道:“在我进來的时候.看到葬龙谷外边多了一座墓碑.墓碑的主人是您.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立起來的.只是在那墓碑后写着裁决者立四个字.”

“裁决者.”听到这里.江远天眉头紧紧的皱道了一起.他从來沒有听过什么裁决者.他更知道楚恒他们是断然不会在沒找到自己之前就立碑的.可是这个裁决者到底是谁呢.

忽然间江远天脸色大变.噌的一声从地上站了起來.身形闪烁刹那间冲入了洞穴深处.眼神死死的盯在了洞穴中一个巨大的光茧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在线问答
成都博润白癜风医院喻明江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在线答疑
成都博润白癜风医院田文傲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在线询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