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异闻边缘 第十四章:噩梦的终焉

2020-02-14 09:51: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闻边缘 第十四章:噩梦的终焉

冷库的大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死死地关上了,这种地方的大门结构普遍复杂,而且材料几乎都是选用质量极好的合金,要从正面突破出去几乎不可能,很显然,现在已经不是可以静静地坐下来想办法的时候了,所以......

所以就出现了白淼淼二人眼睁睁看着一道身影破墙而出的一幕,在目睹到少女身体被封在那具只是远远望去都会感到刺骨寒意的冰棺中时,季梧桐脸上那质感似乎与之前有所不同的面具已经满是狰狞之色。

按照之前跟白淼淼商量好的,章栋告知了季梧桐少女的死讯。

“哦,你会说人话了?”季梧桐并没有去质疑这个结果,他的确已经无法再从少女那娇小的身体中感受到任何生命迹象了,此时此刻,原本以为自己会悲愤欲绝的他却出奇的冷静,面具上的花纹不断变换着形态,刚才一路狂奔而来时过程中的丝丝明悟,已经变成了仿佛自己本能一样的东西。

面具下男子的脸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是那眼神后仿佛有某种情绪在燃烧,最终,他转向章栋,轻声道:“那你就去死吧....

..”

凶手嘲讽似的笑了笑,但他并未放在心上,那凭空展开的赤红色光幕已经锁死了章栋所有可以躲避的角度,这是叶夕教给他的第一个咒术。

但正常的赤五星可不会随随便便的冒出数十个,很显然,成为边缘人还不到两天的季梧桐,已经觉醒了自己象征力的另外一种能力。

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变得不一样了,红色的颗粒在半空中燃烧着,一颗颗赤色的星辰,那是最基本的原始火元素,经过象征力的调和以及相应的手势,形成阵列后喷薄而出的光带便是这个咒术的结论。

那么,如果能看到的话,可不可以自己尝试着按照成功的例子同时排列更多的原始火元素呢?

赤五星的咒术构成是固定的,那么,是否可以同时在敌人身边进行术式排列呢?无法做出手势怎么办?用边缘人特有的象征力来隔空调整细节和轮廓试试看吧。

于是,在数十道红色光带爆发出仿佛太阳般的灼热时,季梧桐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充沛起来的象征力瞬间消耗了大半,而章栋的身体已经冒着烟在这猝不及防的一击下飞了出去!

无法闪避就不做闪避,顺势而为的让自己被击飞还能少受点伤,他是这么想的,但那灼热的光芒依然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大片的焦痕,哪怕是死后一直犹如跗骨之蛆的寒冷也无法将其消除。

章栋翻身落地,双腿微微弯曲,将冲击力彻底抵消后没有半点迟疑的向季梧桐飞扑而出,这副破烂的身体自己并不喜欢,但此时此刻如果自己不是几近大鬼而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早就灰飞烟灭了吧。

要近身!对方的咒术很强!这是章栋的第一反应。

为了漂浮在半空中那正在发愣的女孩,就让自己来看看面前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能让她安心的器量吧!

哪怕自己只是一个除了军体拳什么都不会的普通工人!

他看到了自己的利爪带起阵阵寒冷的风压,季梧桐那看似毫不设防的胸口已经越来越近!

但他却没看到对方面具下,仅露在外的双眼中那一抹淡淡的戏谑。

近身战?求之不得!

【退半步,回身摆拳,腿侧踢!】

以毫厘之差躲过了那气势汹汹的一爪,季梧桐几乎算得上是惬意的一拳砸下了对方还没有来得及抬起的右臂,随即将其狠狠的踹了出去!

寒意从胸口拂过,很冷,不知道叶夕是不是也这么冷......

两枚赤红色的五芒星浮现在他的手背上,含而不发,季梧桐没有试图拉开距离,而是快步跟上了还没有来得及调整平衡的章栋,右手拍在对方干瘪的胸膛上,怒放的赤芒从大鬼的背后激射而出!

很强!比刚刚强太多了!

章栋感觉自己早已经停止工作的五脏六腑仿佛就要被煮熟了,身前将脸隐藏在面具后的少年几乎没有迟疑的挥出左手,仿佛半轮弯月般的红光划过,深深的灼伤在自己的腹部散发着恶臭。

但是,还不够强!

这种灼热,跟当时差点将自己冻毙的寒冷比起来,还未够班啊!

“滚开!”章栋本来已经开始后扬的双臂狠狠扣住季梧桐的左腕,轻轻向后一拉,后者便狼狈的被摔了出去,身体素质方面季梧桐完败!

啪啪!

硬挺了两道季梧桐飞出时从自己身后袭来的赤五星,大鬼强大的爆发力让章栋轻松的跳起四五米高,整个人打着旋的砸下。

【挡不住!】

季梧桐知道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出错,但让他疑惑的是,从天而降的大鬼似乎隐隐留了几分力,并没有致自己于死地的意思,当然,这构不成坐以待毙的理由,要是真被正面砸中,就算不死,躺上几个月也是避免不了的,难道还要期待这栋闹鬼医院里的病床吗?

翻滚,然后被掀飞,狠狠摔在冰棺旁的地面上,肋骨可能已经断了两根......

看着寒冰中表情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一般的女孩,死亡的威胁似乎算不上什么了,只是有点遗憾......

“真遗憾再也看不见你傻愣愣的呆样了。”他轻声笑道,脸上面具的愤怒之色平息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最初的那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悲哀是不能用微笑去面对的!如果笑不出来,那就给自己带上会笑的面具吧!

他站起身来,看向停在原地没有袭击过来的章栋:“我打不过你。”

“哦?那你是打算放弃了,然后让我让你一命?”章栋讥笑道,心中却开始变得失落起来,这种人,怎么值得去让她依赖呢。

“请不要误会。”季梧桐平静的摇头道:“打不过你,不代表弄不死你。”

章栋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这些超自然存在的体质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他一边走向季梧桐一边问道:“难道你已经疯了?打不过我,还想弄死我?”

“没什么做不到的。”季梧桐耸了耸肩,低头看着叶夕在冰块中有些模糊的脸庞,回答道:“只需要像着个白痴一样就好了,舍生取义么?真是傻透了。”

冰冷的寒意骤然袭来,章栋的鬼爪已经直戳向季梧桐的胸口!

“死吧!”

“超载......”季梧桐抬起头来,身体微微晃了一下。

噗!

血流如注,章栋的爪子就这样插进了他的腹部左侧,直接将季梧桐的身体捅了个对穿。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副仿佛强行欢笑着的表情浮现在这个家伙一直戴着的面具上。

“你!?”章栋没有料到季梧桐会如此选择,他刚才的一爪其实也并没有拼尽全力,事实上虽然心里不爽,但清醒之后的他并不是什么嗜血怪物,何况白淼淼也没想过杀掉他们,而无论怎么想,他都没有料到季梧桐会直接放任自己击穿他的身体。

“还真是痛啊。”面具上的笑意更浓了:“不过还要多谢你这么冷的能力暂时封住了我的伤口,不然加上超载的话,还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呢......”

抽不出来!

季梧桐开始说话的时候章栋就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但是前者的双手此时已经死死的抓住了他伸出的手臂,一时间根本抽不出来!

“离——两味火!”

比之前偷袭白淼淼时不知道强上多少的火焰从季梧桐的双手中喷涌而出,直接卷上了章栋此时不便移动的身体,冰火互克,这种咒火本身就是面前险些死于寒冷之中大鬼的天敌之一。

“啊啊啊啊啊!!”滚滚的青色火焰让章栋苦痛欲绝,然而季梧桐的手仿佛两把铁钳一样狠狠的攥住了他,哪怕在挣扎中后者的腹部几乎已经被搅烂都死不松手。

“没用的,你现在就算用空着的那只手杀了我,无法移动的你也足以被这火彻底吞噬了!”鲜血顺着面具的下沿滑落,季梧桐的声音却依然平静。

章栋听罢几乎没有踌躇,就狠狠地挥下了自己的另一只爪子!

嘶啦!

他直接斩断了自己右臂,整个人迅速的脱离了季梧桐的控制,而失去了源头的两味火虽然难缠,但在章栋的极寒身躯上也并没有停留太久。

“聪明的决定。”季梧桐立刻散去火焰,停止了象征力的消耗,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不断后退的章栋身侧:“百式。鬼烧!”

章栋惊恐的回头,依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只有那大部分都是惨白色的诡异面具狰狞的笑脸。

青色的火焰再次乍现,在半空中拖着长长的尾迹拍在他的肩膀上,巨大的作用力让他的身形很难维持住平衡,不受控制的向一边歪去。

“别太惊讶,我之前都说了嘛,超载了!”季梧桐一边说着,另一只手化作爪型,火焰升腾,狠狠的轰中了章栋的胸口,将他震得后退两步:“百二十四式。荒咬!”

章栋勉强止住不断后退的身形,但是加携着烈焰的一记上勾拳让他不受控制的双脚离地浮向了半空。

“百二十八式。九伤!”季梧桐笑着,声音中带有一丝莫名的喜悦,然后原地起跳,整个左臂都笼罩在两味火中,一记凌厉的肘击直接将章栋砸到地上:“百二十七式。八锖!”

“你......”章栋感觉自己的胸口已经要碎了,对方的每一招都打在他最难受的地方,不是身体的疼痛,而是完全无法应对,明明速度比对方快,但却每次都无力阻挡。

“论格斗技!就算你和我都是外行......”季梧桐膝盖猛地压下抵住了章栋企图反击的双手,狞笑道:“也总会有人能碾压我们一百条街啊!外式。彻穿!”

带着阵阵火光的右拳砸下,章栋身下的地砖都隔着身体被这一击轰的片片碎裂,同时出现裂纹的,还有季梧桐脸上的面具。

“切,好像玩的有点过火了。”季梧桐站起来淡淡的说道,俯身看着对方:“季梧桐你不怕,草稚京你怕不怕?”

章栋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骨头基本都碎掉了,季梧桐的每一击都带着两味火的力量,刚才那火光四射的快打几乎让他身上没有一处好肉,也幸亏他是只鬼,这要是换个人来,仅仅只是一击就可以说再见了。

“你,你这是什么鬼东西。”章栋嘶哑的说着:“你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和力量,而且,刚才招式,你才多大,难道是练......”

“练武出身?”季梧桐摇了摇头:“怎么会,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刚才你所感受的完全处于一个新世纪好青年对童年时代美好的回忆,至于速度和力量,难道你没发现么......”

四分之一的面具化作碎片掉落在地上,露出季梧桐的小半张脸,那没有被掩盖的右眼和口鼻不断地渗出血迹:“我一直在超载啊。”

“你赢了,停下吧。”章栋无力的说道:“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哦?”季梧桐笑了:“我记得我好像说过,要弄死你来着,那个傻瓜为了我死在了这里,我要是自己一个人去见她,岂不是太丢脸了。”

他回头看着冰棺中的叶夕:“很快的,等等我,不会很久了。”

“快停下吧。”章栋摇了摇头:“我早就死了,不过这次看来真的不行了,那个女孩可没死。”

丑陋腐烂的身体慢慢软倒在地,开始不断的化为灰烬,而在原地,一个闪烁着朦胧光芒的男子正微笑着望向......白淼淼。

他的皮肤稍微有点黑,一身干干净净的深蓝色工服套在身上,胡子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整理过了,但是头发却剪的很整洁,耳朵上还夹了半根烟。

“叔叔要走了,这个家伙,挺棒的。”章栋笑道:“没想到在消失之前还能看到自己原来的样子,也好,这么走总比丑着走强。”

“章栋叔叔!”白淼淼从半空中扑了过去,抱住了章栋越来越淡的身躯,一滴滴半透明的泪水不断从白皙的脸颊不断滑落:“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对不起啊,丫头,这些年麻烦你照顾了。”章栋说道:“我从刚刚清醒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马上就要消散了,那个女孩真的很厉害,这个家伙也是,我累了,也该休息了,以后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白淼淼的把头埋在章栋的胸口中,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另一边,季梧桐已经扯下了面具,几乎昏厥的他挣扎着爬到叶夕的冰棺旁,把脸贴上去,竟然真的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心跳声。

狂喜之后,他面色复杂的转向不远处的二人,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子。”章栋回头冲他叫道:“照顾好这丫头,她真挺喜欢你的,也谢谢你的快递,刚看到它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无论如何,至少我的家人会记住我,然后顽强的活下去吧......”

他松开白淼淼,退了两步,笑道:“好了,时间到了,淼淼就交给你了,既然淼淼认为你可以从绝望中把她拉出来,那就别让她失望,鬼,也分好坏的,淼淼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好人,但是她总是在伤害自己,这个孩子根本没有她看起来的那么坚强......”

最后,就在他的身体几乎已经看不见的时候,又传来了一句:“别以为我没玩过拳皇,让我用八神,虐你十个草稚京......”

他走了......累了...休息了......

也不再遗憾了......

白淼淼失神的坐在地上良久,然后擦干了眼泪,慢慢的走到季梧桐身边......

“你以后要照顾我。”

“好的。”

“章栋叔叔也走了,原来的医生伯伯也再也没见到过了,你会让我继续孤独或者把我超度了么?”

“不会的。”季梧桐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强撑着笑道:“我知道的,鬼也有好坏之分。”

“你得说话算数。”白淼淼瘪了瘪嘴:“这个家伙受伤太重了,被反噬的很厉害,都怪她自己作死,章栋叔叔把他冰封起来,等到安全的地方给她解冻然后及时治疗就好了。”

“谢谢......”季梧桐点了点头,右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你会收养我的吧?”

“......”

“那我以后住哪儿啊?你们家地方够大吗?”

“......”

“哎!你不会跟她一起住吧!不行啊,结婚之前不能同居的,还说你们已经......”

“......”

“嗯?”一直耷拉着眼皮自言自语的白淼淼抬起头来,发现季梧桐已经靠着冰棺昏迷了过去,嘴角正在不断的溢出黑色的淤血。

......

张鹏和李狂焦急的站在大鬼境前,两个中级边缘人小队正在尝试从内部瓦解大鬼境,但是只能进到第一层,而后面的两层因为不知道鬼境本体所在根本毫无办法,进度十分缓慢...

结果几个小时后,鬼境毫无征兆的崩塌了,三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面前宽阔的废墟中,下一秒,飞速冲过去的两人同时捂住了耳朵,出现了痛苦的神色。

一个清脆空灵的嗓音正在大叫着:“救命啊!!!!!!该死的边缘人你们快来啊!!!要死人啦!!!!!”

两人就这样看着一个可爱的女孩跪坐在季梧桐身边嚎着,看到他们的出现还使劲的挥手!

“这个,是鬼吧?”李狂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嗯,是鬼。”张鹏点了点头:“她身上有着大鬼级别的波动,可能是这个鬼境的核心。”

“然后呢?”李狂挠了挠脑袋,问道:“这个,画风好像不太对啊。”

“你们两个混蛋楞着干嘛呢!救人啊!!”白淼淼急了。

“先...救人吧。”张鹏叹了口气,带着一直待命的医疗小队跑了过去:“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第十四章: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