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中国特色数据公司数据打架分析业余

2019-06-09 16:5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儿便秘吃什么调理方法
宝宝消化不良便秘呕吐
小儿便秘吃什么药

罗永浩跟王自如的撕逼大战最后以王自如的完败告终,在优酷辩论之后,王自如发了道歉视频,并主动撕掉了“客观、中立、第三方”的标签。

在商业社会里,除了第四权力媒体以客观和第三方为口号外,还存在很多第三方的中间机构,比如评测机构和第三方数据公司,都宣称自己是专业的团队专业操作,靠售卖中立的测评或者研究报告为生。

当下在中国,就连媒体也难以保证客观中立(21世纪舆论要挟上市公司的事情就是一例),更别提评测机构和第三方数据公司了,毕竟中国媒体处在严格的监管环境之下,仍然频频出事,评测机构和第三方数据公司的监管宽松多了,商业利益侵入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第三方数据公司是商业社会的重要组成部门,它们对产品和用户的调研数据,能够左右舆论、影响用户决策和广告主投放,直接促进某款产品的销量,或者带来广告效益。比起媒体舆论来,这更是舆论的源头,所以各大数据调研公司、第三方研究机构也是各方争夺的重点。除了一些正常沟通之外,很多厂商一掷千金买报告,买数据,也成为业内的潜规则之一。

所以,最新科技“金圆数据”调查带来的后果是——众多的数据公司各为其主,最终造成很多数据打架,出处混乱,闹了不少业界笑话。

2014年第二季度,中国市场出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四家厂商都称自己是第一。

小米和联想两家国内公司分别援引第三方数据,号称自己是中国智能市场第一,而此前长期占据中国智能市场第一的三星,在一家机构的数据中,仍坚守“中国第一”。

Canalys、IDC、易观国际,三家市场调研机构的数据给出了三个不同的答案:小米、联想、三星。

这三家第三方数据机构,有国外的Canalys,有本土的易观国际,还有中外结合的IDC,这几家有些统计的是出货量,有些统计的是销量,但一些关键性的数据,这些机构也相差甚远。

业界还有一个月经公案就是UC浏览器和浏览器,每当有一方宣布自己是移动浏览器第一时,另外一个马上跳出来说对方撒谎,这一现象已经持续近两三年之多,2014年第一第二季度,两者仍然如此!

中国IT研究中心(CNIT-Research)发布的《2014年Q1中国浏览器市场监测报告》显示,UC浏览器以41.7%的市场占有率位居首位,浏览器以20.9%市占率次之。

而来自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浏览器以38.49%的占比继续稳坐第一名,而UC浏览器则持续下滑至25.82%。

如果说一时间两个产品伯仲之间难分胜负,可以理解。但是连续两三年都没有结论,两个产品在各自的第三方数据机构宣布战争胜利,也是一件奇葩的事了。

中国的这些第三方数据公司搞得用户和广告商都莫衷一是,很多时候替厂商当马前卒,厂商还没开打,替身们已经扯头花打出精不可开交了。

如果是科技拿了厂商钱,能够自圆其说也就罢了,很多时候,这些研究机构的专业能力也是稀松平常,某些号称知名分析师人云亦云,根本拿不出像样的分析和观点,更逗的是,有些机构的分析模板还停留在几年前。

比如移动互联兴起之后,某些第三方机构仍然以传统互联的PV、UV来衡量一些移动客户端,而业界都已经以互动率、使用频率和APP下载量以及日活月活用户来作为主要衡量指标了。有些数据机构根本没有调研能力,其数据来源仅仅是厂商自己的口头分享!

在一个正常的商业社会,每个商业链条各司其职,则问题能被第一时间发现、改正补救,整个体系也形成良性循环;但目前,由罗永浩王自如大战显示出,中国商业社会中,各个角色错位混乱,面对不公正的第三方评判,厂商不得不自己揭竿而起唐吉柯德战风车,整个社会的成本也被推高。

希望丛林法则的混沌期过后,大浪淘沙,厂商努力搞好产品,第三方机构做好专业,广告主投得放心,用户用得安心,这一天不要来得太晚。

(科技责编:赵雅敏)

橙红年代金碧辉煌老板怎么死的

陈奕天10年成名之路大揭秘

河北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坠楼自杀去年曾被四人

橙红年代金碧辉煌老板怎么死的
陈奕天10年成名之路大揭秘
河北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坠楼自杀去年曾被四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