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意念成魔 第一百零五章:这都是骗局?

2020-02-14 14:59: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意念成魔 第一百零五章:这都是骗局?

“浔仇的观星修炼怎么样了?”背手望着星空的天机沉默半响,就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一样,朝着清悠掌教说道。

清悠掌教微怔,疑惑不解的问道:“大师伯,这件事情您在哪里知道的?”

天机淡淡的说道:“星辰阁,星辰罗盘。”

清悠掌教闻言大为吃惊,心想无妄道派里谁都知道,每一个观星的道派人,都是不能被人窥视的,这个规矩明明就是天机师伯亲手订下来的,为何今夜他自己主动破了例?

“你心中有疑问说明你是一个负的掌教,但是我做这些都有不得已的决定,你已经把观星书卷交给他了?”天机看似随意问道。

天机是仙境强者,而且已经进入仙境一百年,即便是没有动星辰罗盘,他也能大体感应到是谁在观星,之所以使用星辰罗盘,那是因为他想要验证心中所想。

做着一切的时候,他甚至不需要向清悠掌教报备,因为他不仅是清悠掌教的师伯,他还是无妄道派的太上长老,而且他还是上一任的道派掌教,两百三十年前,是他将掌教之位传给了清悠。

当然,这么做并不是无视清悠掌教的存在,而是他认为有些事情不是现在的清悠掌教应该去明白的,即便是后者已经修,炼了三百多年,即便后者已经是半步仙境的修炼者。

清悠掌教也不敢隐瞒什么,轻声说道:“是的,我已经将观星书卷交给他了,不过那观星书卷是假的。”

清悠掌教抬起右手,指着天边的星河,说道:“真真假假,这世上的事情怎么说得准呢?有时候另辟蹊径的道路因为没人成功,所以成了假,那些绕了弯路的办法因为能看到一丝进步,所以成了真,真假交错,便构成了这个复杂的世界。”

清悠掌教有些茫然无措,他不知道天机师伯究竟在说些什么,但是他肯定的是,今天的师伯真的有些不同寻常。

难道天机师伯是在怪自己给浔仇修心道?他不清楚天机师伯的态度,哪里敢随便说什么,只是轻声道:“我只是觉得浔仇现在修炼很快,是该修心道了,而且这心道修炼本身就是一个骗局,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心道修炼是无妄道派的一个特别的修炼内容,每一个到了九重飞升境的门人都会参与,在参与之前,掌教会给他一本书卷,名为观星书卷,地点则是封存着道派神石的地方。

观星书卷上记载着众多道派强者在神石之壁前感悟而修为出现的极大提升,这些九重飞升境的弟子会在石壁前感悟星辰,冲击飞升境巅峰,半步仙境,乃至仙境。

但是真实的情况是,这一切不过都是骗局而已。

那观星书卷上的记载的众多优良记录全都是假的,甚至很多人的名字都是杜撰出来的,修炼没有什么捷径,这个世界上不乏飞升境强者,但真正能晋级仙境的又有几个。

从飞升境提升到仙境实在是太难了,极大多数天赋高绝的修炼者也会终生困死于此,这对于每一个修炼者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六千年前界域大战之后,无妄道派的第六代掌教便创立了这个心境修炼的规矩,在那淡灰色的石碑之前设置结界与幻术,并将一定的星辰之力封印在其中,让每一位前来修炼的九重飞升境强者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命星时时刻刻在向他们招手,仿佛晋级仙境也不过是一步而已。

但真实的情况是,幻境真的是幻境,观星书卷上的文字更是假的不能再假了,没有人曾在淡灰色的石壁前找到命星,甚至连修为的提升都做不到。

因为那个淡灰色的石壁,真的是一个普通的石碑,完完全全的普通物件,之所以在前面的修炼者能有那种奇怪的感觉,不过是因为幻术与石壁中封印的星辰之力而已。

一个九重飞升境的修炼者,总觉得晋级仙境不过还有最后一步,他们往往都是心浮气躁,当他们听说了道派中有神山之石,而且很多人借此机会成就半步仙境甚至仙境的时候,他们会被狂喜所覆盖,他们会相信下一个幸运的人一定是自己。

这种感觉在他们修炼一开始便能感觉到自己的命星再朝着自己招手之后会达到极点!

然后他们继续的时候会发现,那种触手可及的感觉真的只是触手可及的感觉,他们无论怎么样也捅破不了,这时候他们会从大喜到大悲,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受到极大的打击。

最后他们修炼结束,掌教会亲自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骗局而已,那面石壁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石头,根本不是什么神山之石,那些创造传奇的名字全部是杜撰而来,他们根本没有存在过。

世上没有什么方法,能让你走捷径进入仙境,唯一办法就是沉下心来,不断的修炼,数十年,几十年,乃至几百年。

这种从大喜到大悲,从大悲再到了解真相之后的平和,是对他们心境最好的锻炼,经过了这个锻炼之后的修炼者才能真正的摆正心态,不骄不躁,从而熬过成为仙人之前那几十年乃至近百年的枯燥而折磨人的艰苦岁月。

这个修炼,天机经历过,清悠掌教也曾经历过,现在经历的人,不过是浔仇而已。

尽管文圣高扶在信件中没有提及,但是清悠掌教相信,高扶让浔仇来无妄道派的目的,大半便是为了这所谓的心境修炼。

之前天机师伯所说的星辰罗盘不同,那真的是能帮助飞升境巅峰的修炼者寻找命星,点亮命星的仙器,他真的不明白,天机师伯在知道了浔仇不过是在参与一个由骗局构成的心境修炼中,会动用观星罗盘来关注这件事情。

天机收回手,负手走到星辰阁台畔,望着夜色下的无妄道派,声音显得有些古怪,“今晚就到这里吧,他好像已经出来了,现在该你去告诉他这一切了。”

“告诉他什么?”

清悠掌教说出这句话之后又觉得自己很白痴,他应该去告诉浔仇之前的这些,包括观星书卷与神山之石都是假的。可是为什么这时候他总觉得那些所谓的谎言,在他心中开始有些异样了呢。

天机没有转身,语气淡然:“建立在谎言之上的谎言,或许还是谎言,但或许就成为了真实,这一切,又有谁能说得清,道的明呢。”

清悠掌教有些惊讶,不明白天机师伯究竟说的是什么。

天机静静的站着,随后又扭头忘了夜空一眼,那里不仅有星河,还有命运,只是没有谁能看清楚自己的命运,他也不能。

曾经的天机认为,他即便是看不到一个后辈的命运,但也能看到他的未来,但直到有一天,这一切都开始变了。

这个晚上,建立在谎言上的心境修炼出了状况,浔仇修炼的时候,天机真的看到了星辰罗盘在转动,那个青年人,真的在寻找自己的命星,而且真的险些找到了。

所以当谎言变成了现实的时候,即便是以天机仙境的修为,他都有些分不清楚究竟是他现在活在梦中,还是活在谎言中的不是浔仇,而是他们。

或者说,与其浔仇的心境修炼是个谎言,不如说无妄道派才在一个谎言中活了六千年。

……

“昨晚的经历不过是一场心境修炼,是不是很失落?”天机静静看着东边升起来的太阳,笑着说道。

浔仇摇了摇头,将身前的茶沏好,恭恭敬敬的端给天机,道:“老前辈,我倒是没有什么失落的,毕竟这些年一直都是在修炼各种功法,但心境上的修炼却是拉下了,这样子调整一下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有什么疑问你就问吧。”天机淡淡的说道。

浔仇顿了顿,道:“若是说那暗灰色石碑中藏着神山之石的事情是假的,那么所谓的神山造神的传说,是不是也是的假的?”

天机摇了摇头,道:“那不是假的,神山早在九千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也只有神山之力才能造就八位正神,只不过现在神山已经无迹可寻,不然的话,若是能在神山之前一观悟道,仙境这道屏障也不会束缚住如此多的人了。”

浔仇点了点头,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原来当时让他感觉到命星隐隐可寻的感觉不过是一种幻术而已,那这样他心底的声音也就好解释了,佛变精神力本来就有抵挡幻术的作用,这也是他感觉到自己的佛变精神力与那星辰之力很契合的缘故。

所以当时的契合不是真正的契合,只不过两者在暗暗的较劲而已。

“浔仇,清悠掌教今天有事情要交代你,你快些去吧。”

浔仇起身朝着天机行了一礼,而后乘风离开。天机看着浔仇离去的背影,仿佛又想到了昨日星辰罗盘上异样的景象。

那一刻,金色的星辰罗盘都暗了下来,只在正北方位出现了一刻闪耀的星辰。

那是一颗实实在在的星,一颗帝皇之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