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曾梵志作品天价引争议被疑是炒作图

2019-06-09 20:46: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宝发烧反复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

最近一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艺术品市场中的重要板块——中国当代艺术的成绩也并不理想。在这样的市场状态下,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取得了如此令人瞩目的成绩,可谓是给中国当代艺术注入一针强心剂。《最后的晚餐》当晚以7000万港元起拍后,经过五名竞投者持续20分钟的角逐,最终该件拍品以1.6亿港元落槌,加上佣金则为1.8亿港元,打破了此前由张晓刚三联作《生生息息之爱》保持的7906万港元的中国当代艺术品纪录,也打破了日本艺术家村上隆《我的寂寞牛仔》雕塑在2008年拍出的1510万美元的最高亚洲当代艺术品的价格纪录。

据雅昌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秋季,曾梵志的作品共上拍465件(次),总成交额约17.48亿元,成交率达89.04%。据了解,在1998年曾梵志个展中,一位美国商人以1.5万美元买走了《面具系列No.6》。10年之后,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这张作品以7536.75万港币的价格,被另一名藏家竞得,创下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十年间,这张作品的涨幅近650倍。在世界知名艺术站Artprice公布的2011年拍卖额前500名艺术家中,曾梵志位列世界第24名。

对此,东站画廊的负责人田恺表示,曾梵志的市场行情非常好,已经是国际一线艺术家的阵营,是市场最强劲的艺术家之一。中央美院AMRC艺术市场研究分析中心研究部总监马学东表示,曾梵志之前的市场情况一直很稳定,与很多知名的国际画廊有合作,价格基础很坚实,又有很多知名收藏家喜欢和关注他的作品。“曾梵志是继F4后,市场又一比较坚挺的当代艺术家。”马学东说。

内容切中整个时代面貌

田恺与马学东对于《面具系列》给予肯定。马学东说,从绘画的角度来讲,曾梵志的技法很扎实,《面具系列》是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面具系列》是曾梵志内心世界的一种反映,在现实生活大家都戴着面具生活,演绎着当下人们的精神状态。作品切中了整个时代的面貌,这个表现点是比较准确的。“这个系列符合他画面的效果,突出人物的脸部和手部,是他个人风格的体现”。田恺认为,曾梵志能够保持持久的创造力,不停的有所突破创新,所以藏家对他的走向预期非常看好。

“如果艺术家不断地重复自己符号性的东西,会让大家厌倦,藏家的购买信心也会减弱。”

对于《面具系列》,艺术评论家朱其并不看好。朱其表示,曾梵志早期的作品,比如《协和医院系列》等比较有特色,《协和医院》画面夸张,具有荒诞性。《面具系列》实际上是他水平较低的作品,“这在国外只是画插图的水平,《最后的晚餐》是抄袭达·芬奇的经典之作,所以拍出如此高的价格简直是在侮辱中国人的智商。”

艺术分析

未来趋势

《乱笔》《肖像》系列潜力大

据田恺所知,曾梵志每个系列的作品都有不同的藏家追捧。“未来一定还有上涨的趋势,不是跳跃性的。尤其这次天价之后,将带来更加强劲的市场需求。

马学东指出,曾梵志最成功的还是《面具系列》,无论从作品的完整性、创作度及稀缺性,收藏作品的藏家也很重要,比如尤伦斯夫妇等。而且他作品的渠道能够保证,假作很少。此外,《乱笔系列》马学东也颇为看好,对于未来行情,马学东认为会稳定上涨,对此,马学东建议收藏重要藏家曾收藏过的作品。

王从卉表示,《最后的晚餐》成交价上亿元是一个事件性的价格,但是否每个系列的作品价格都有所飞跃,现在评论还太早。《乱笔系列》价格比《面具系列》低,但藏家对其喜欢的程度不亚于《面具系列》。价格偏低是由于出现的时间较短,并且大尺幅作品被私人藏家和私人机构囊括,没有在二级市场流通出来。此外,王从卉指出,《肖像系列》是曾梵志市场价格最低的一个系列,但是从收藏群体来看,同样受市场欢迎,未来潜力还是非常大的。

争议

《最后的晚餐》拍出天价是否是炒作?

《最后的晚餐》以天价1.8亿港元被拍出,是否是炒作引发圈内人的谈论。朱其表示,根据公开的信息分析,这件作品应该是炒作。“这件藏品的卖家是尤伦斯夫妇,买家是高古轩画廊,而尤伦斯夫妇拥有高古轩的股份,这不应该质疑吗。艺术圈85%‘天价’都是假的,这幅画在西方也不可能拍出1.8亿港元的价格,肯定是一个操控。任何一个西方懂艺术的行家,凭西方的鉴赏能力,他不可能花高价购买一幅这种水平的画作。”

对此,田恺与马学东均不认为是炒作。田恺表示,拍卖是一个瞬间的成交行为,没有谁能够在这么大的金额上容易作出决定。田恺当时在现场,感受到了曾梵志作品的火爆程度,“当时拍卖现场的节奏非常紧凑,是毫不迟疑的加价过程,应该不是炒作。”田恺说。(京华时报杨菁)

千面男爵陈志朋蕾丝透视不害臊休想管着他隐
红海行动曝IMAX专属海报展中国海军声威
警方通报高校党委书记自杀儿子欠巨债父子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