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菊韵】乱世美人痧(小说)_a

2020-01-21 13:08: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本人占领了东三省的时候,在伊通河边上,常年有一些形迹可疑的女人流连,脸上涂着厚厚的脂粉,穿着开叉很高的廉价旗袍,一看到有男人就抛过媚眼来勾搭,也不用说价钱,抬起脚给你看鞋底,抬左脚代表三块大洋,抬右脚代表两块。当地人管这些可怜人叫“亮鞋底的。”

这天傍晚,河边忽然停下一辆小轿车,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从车上钻出来,挨个打量着这些妇女。众人忽然见了这样的人物,一时间反而没人敢伸脚:人家这排场要玩儿也是去馆子里找头牌呀,哪能到这儿穷乐呵。

这时候,一名年轻的女人忽然脸色大变,猛然转身小跑着钻进了一个胡同。年轻人拔腿就追,嘴里喊道:“小翠儿,别跑!我是你汉生哥呀!”

这位叫小翠儿的姑娘穿着高跟鞋跑不快,刚刚进了一个大杂院,年轻人就追了进来,他一把抓住小翠儿的胳膊激动地说道:“小翠儿,我回来接你了!”

小翠儿转过身,两行热泪滚滚地流了下来,声音颤抖着说道:“汉生哥,你来得太晚了!”

小翠儿的父亲人称辛火罐,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刮痧拔罐手艺,许多被名医判了死刑的病人,到他这药都不用吃,拔上几只火罐,再刮上几次痧,大多数都有起色。

这名年轻人名叫赵汉生,曾经因为心绞痛,被人推荐到辛火罐这瞧病。经过几天治疗,赵汉生的病情迅速好转,他和小翠儿之间也互相有了意思。后来赵汉生到日本留学,临行前和小翠儿约定,三年之内必定回来娶她,结果赵汉生一走就是五年。

去年,一群凶神恶煞的日本兵闯进小翠儿家里,逼迫辛火罐去给一位关东军大佐治病。辛火罐被带到日本兵驻地,发现大佐浑身发热,神志不清,一时间判断不准病情。根据经验,辛火罐先在几个穴位上下了火罐,先退热再说。在用火罐时,他发现在大佐的腋窝处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红包,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东北山林里有一种叫草爬子的虫子,这东西专叮人体薄弱的地方吸血,嘴里分泌一种有麻醉成分的液体,被叮的人往往一点感觉都没有。有的草爬子体内携带一种病毒,被这种草爬子叮过之后,人会开始发烧,最后脑子都会被烧坏。

这种病其实就是森林脑炎,即使在现在死亡率都非常高,更别提当时的医疗水平了。辛火罐在草爬子叮咬处下了针,用火罐拔出草爬子留在体内的口器和毒血,使出浑身解数,终于保住了大佐的命。

大佐病情好转,却窥觑起辛火罐的医术,命令他带领几名日本军医,交给他们这门绝活。辛火罐推脱不得,只好敷衍着随便教了他们点皮毛的东西,不想一名军医自作聪明,随便给长官走火罐,因为穴位不对,竟然伤了长官的腰肌,落下了严重的腰疼病。日本军医被扇了几个耳光了事,辛火罐却被打了个半死扔到街上,等被人抬回家的时候只剩一口气了。

小翠儿四处求医抓药,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没能保住老爹的性命,反而欠下了一身的债。后来只好把房子卖了,自己流落街头,走投无路之时被一位远房表姐勾搭着当了 。

赵汉生紧紧抱住小翠儿,深情地说道:“都是我的错,跟我走吧,我保证从今天起不让你受任何委屈!”

小翠儿觉得自己已经不干净,配不上心上人,但架不住赵汉生的甜言蜜语和信誓旦旦,最终还是动摇了,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坐着小轿车跟他走了。

小轿车停在一个独门独院的宅子前面,赵汉生引着小翠儿进去,宅子有厅有室,看上去干净整洁,比起小翠儿之前住的地方简直就是天堂了。小翠儿心里却微微有些苦涩,因为这显然不是赵汉生的家,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份,可能也只配被人养在外面了。

当晚,赵汉生买了红烛,在大馆子要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两人在灯下举办了简单的喜宴。小翠儿显得满脸喜气,生逢乱世,能有这样一个归宿已经不错了,自己又如此喜欢对方,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吹灭了蜡烛,两人行了夫妻之礼。看着赵汉生疲惫的样子,小翠儿柔声说道:“翠儿从一位姐姐那里学了一样拿不上台面的手艺,叫做美人痧,我还从来没用过,汉生可要试试?”

赵汉生大感兴趣,欣然答应。小翠俯下身来,一双红唇紧紧吸在他小腿上,从足三里开始,经血海,过关元,沿着中脘穴一路向上,赵汉生只觉得全身穴位在小翠的吸吮之间,呼呼冒出凉气,一点点紫痧浮现在皮肤上,浑身说不出的舒坦,忍不住赞叹道:“有这样的绝技,待在那个烂胡同里真是可惜了!”

小翠儿听完浑身一震,动作停顿下来。赵汉生自知说走了嘴,不动声色地往回圆道:“当时不如接过伯父的衣钵,继续治病救人。”

小翠儿情绪稍微好些,对他说道:“无论拔罐还是刮痧,都需要接触肌肤,终究还是不便,再说我是个年轻的闺女家,别人也不太信任。”

第二天一早,小翠儿早早起床做了早饭,两人吃过之后,门口响起了汽车喇叭声,赵汉生穿戴整齐出门。小翠儿在门里看到,开车的竟然是一名日本兵。

等晚上赵汉生回来之后,小翠儿盘问他究竟做什么营生。赵汉生抽着烟说道:“我日本的一位同学介绍我在关东军司令部做翻译,皇军特别欣赏我。”

小翠儿眼睛一下瞪得老大,吃惊地说道:“你……你这不是在做汉奸吗?”

赵汉生顿时火冒三丈:“别人这么说也就罢了,你一个亮鞋底的有什么资格装清高?”

小翠儿的胸口仿佛被人刺了一刀,愣怔半天,捂着脸跑回卧室去了。赵汉生目光阴沉的掐了烟头,揉了揉脸,来到卧室里,换了副笑脸温柔地对小翠儿说道:“刚才我的话重了,但现在就是这个世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跟着日本人干不吃亏,多少人想抱他们的粗腿还没机会呢,你别给我添乱,以后吃香喝辣,过上好日子才是正经道理。”

小翠儿糟心的事经得多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心里还盼着好好过日子,哭了一会儿也就算了。赵汉生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明晚我请渡边君到家里吃饭,这是我的贵人,你打起精神好好招待着,别失了礼数。”小翠儿轻轻点了下头。

第二天下午,赵汉生照旧回来,在满汉楼要了一桌子菜,站在院门口伸着脖子张望,忽然大声喊道:“来了来了,小翠儿,快出来迎接!”

只见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开了过来,后面跟着一辆卡车,车上站了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赵汉生踩着小碎步跑过去,弓着腰拉开车门,撅着屁股鞠了个躬:“渡边大佐,您辛苦了!”

渡边大佐腆着肚子从车上下来,眼睛跟钩子似得盯着小翠儿,哈哈笑着,嘴里一个劲的说着吆西,迈步进了院子,鬼子士兵在门口设了岗哨。

赵汉生命令小翠儿咱在边上给渡边倒酒,自己不停给他夹着菜。几杯酒下肚,渡边说道:“赵君,酒喝得差不多了,让我体验一下您夫人的绝技吧!”

小翠儿手一抖,酒壶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赵汉生瞪了她一眼说道:“在大日本,男女共浴都是很平常的事情,难得渡边君欣赏你的手艺,一定要好好招待,快点去准备吧!”

小翠儿盯着赵汉生半晌,凄凉地一笑,对渡边说道:“请跟我来吧。”

渡边兴奋地搓了搓手,跳起来向卧室跑去,三下五除二地脱了衣服,只剩下一块尿布一样的东西围住要害。小翠儿面无表情的俯下身子,从足三里开始,用嘴唇一点点吸吮起来。

一点点紫痧从身上浮现出来,渡边舒服的直哼哼,嘴里说道:“你的技术大大滴好,比你父亲要厉害多了!”

小翠儿略微停顿了下,嘴唇移到了渡边的脖子上,继续吸了起来,渡边很快打起了呼噜,竟然睡着了。

小翠儿站起身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来到客厅,赵汉生赶忙站起身来询问道:“怎么样?渡边先生满意吗?”

小翠儿微微一笑道:“他舒服得睡着了,一时醒不了,不如你也轻松一下吧。”

赵汉生轻手轻脚来到卧室伸头看了一眼,见渡边睡得香甜,想了想,带着小翠来到另一间屋子,边脱衣服便说道:“也好,我还真有些累呢。”

小翠儿直接向他的颈部吻去,轻声说道:“这个穴位能最快的让人放松……”

一点鲜红的紫痧在赵汉生的颈部浮现出来,赵汉生觉得头有些晕,想摆手制止,竟发现手有些不听使唤。

小翠儿眼中流下泪水来,哽咽着说道:“我爹回来的时候告诉我,在关东军军营见过你,我当时还不敢确定这是你的主意,之所以没有当你面提起,就是怕误会了你。今天看来,你连一个爱你的女人都能出卖,还有什么干不出来呢。我虽然当过亮鞋底的,比起你们这些禽兽,都要干净得多!那个渡边大佐就是害死我父亲的人吧,你们一起陪我爹去吧!”

小翠儿从容地走到门口,日本哨兵端着枪拦住去路。小翠儿说道:“渡边大佐和赵翻译有些醉了,我去给他们买点水果醒酒。”

一名日本兵跑到屋子里查看,见两人都睡得香甜,于是放小翠儿出门。过了两个多小时,日本兵又进屋里查看,惊慌地发现,两个人都没有了呼吸。日本军医急匆匆地赶来,经过好多人的检查推测,得出一个结论:两人都死于脑梗,原因不明。直到多年以后,其中一个日本军医才弄明白,两人颈部动脉的吻痕,让这里形成了血栓,最终进入大脑,引发了脑出血。

当晚,一名神情安详的女子在伊通河畔投河自尽,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共 4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烽火连天,乱世红尘,一个孤苦的烟花女子又如何能容身?辛火罐因绝技而惹祸上身,被日本人折磨而死。惟一的女儿小翠流落街头,沦落为烟花女子,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办?借助赵汉生之手,她利用美人莎除去杀父仇人,也除掉了汉奸赵汉生,最后自尽。可怜之人却做了一件壮举,为民除害,肝胆照天地。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7000 】

1 楼 文友: 2018-07-14 22:08:16 一个可怜又可敬的女子,在乱世演绎出一幕壮烈的剧目。感谢赐稿菊韵,问好,夏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 2018-07-14 2 :4 :48 精彩的剧情,惊心的故事

 楼 文友: 2018-07-15 12: :26 最是人间肝胆照,巾帼敢为是英雄。拜读佳作,问候老师,致意夏琪

4 楼 文友: 2018-07-15 17:16:51 深奥的中医还用上排场了,使得小翠终于为父亲报仇雪恨,故事很好,写的也好,赞一个!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哪种汉森四磨汤好
退行性骨关节病治疗药有哪些
意可贴与蜂胶口腔膜哪个见效快
治口腔溃疡意可贴和蜂胶口腔膜哪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