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仗剑万里 第一百零四章 皇三子_1

2019-10-18 04:28: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仗剑万里 第一百零四章 皇三子

到了晚上,慧空亲自帮穆凡和胡军戈调配药浴,助他们修炼大梵天龙象经。

自从来到纯阳寺,穆凡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泡一泡。大梵天龙象经带来的好处非常明显,上次被马车狠狠的砸到后背,不过八天左右的时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当然,这么快恢复离不开他服用的丹药,每天泡在药浴里疗伤。这里是佛寺,安宁祥和,心里的负担比以前减轻了不少。

慧空除了给两个晚辈配了两桶药浴,也给自己配了一桶。

三个木桶放到一个房间里,占了房间大半的空间。

穆凡的所在的木桶里,药水是黑色的,胡军戈的也差不多。

慧空木桶里的药水和他们明显不同,那些药水是深红色的,红的像血。

和尚年事已高,可身上的肌肉半点也没有消退,一块块的隆起,充满力量。他花白的胡子碰到药水,立即被染成红色的,和他古铜色的皮肤相衬,平添了几分威严霸气。

慧空一向认为自己不是合格的僧人,他杀生太多,度化的人太少。

胡军戈身上的伤口很多,各种兵器留下来的都有。有一些伤口很深,能活下来堪称奇迹。尤其是他前胸有一处伤口,贯穿到后背,而且还有扭动撕裂伤口的痕迹。

穆凡摸了摸身上的伤口,因为救治的及时,伤口留下的疤痕很淡,有些根本看不出来。继续温养一段时间,疤痕就会彻底消散。

慧空运行大梵天龙象经,身体上慢慢浮现出八龙八象的符文。这些符文吸收药浴里的药力,渐渐变成红色。

药浴里的药力被吸收掉,深红色逐渐变浅,过了一会儿,变成了淡红色。

穆凡还没练完第一层,只能慢慢接受药浴的滋养,不能像慧空那样主动吸收药力。

窗外传来阵阵嘈杂声,又有其他宗门的人到达了纯阳寺。

穆凡炼体在三人中最弱,听不清外面的人在说些什么。

慧空侧耳听了听,说道:“玄女峰的人来了,住处安排在最东南方,距离我们的位置有点远。”

他看着穆凡和胡军戈道:“对接下的了比试有信心吗?”

胡军戈道:“有,如果没突破到中庭境,或许没有十足的把握,现在前三应该没有问题。”

“我要一战成名

。”穆凡极其认真,他转身直面胡军戈,“如果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会全力以赴。”

胡军戈道:“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和你打一场。”

……

……

第二天清晨,天刚刚亮,剑宗的人马来了。

剑宗在三宗中气势最强,卖相最佳。清一色剑宗弟子制服,数百位精英弟子,每个人的脚下都踩着飞剑,飞临纯阳寺峰顶。一个个精气神饱满,斗志昂扬。

穆凡坐在院子里,躺在躺椅上,看着天上御剑飞行的师兄弟们,感觉有些亲切。

叶峰和冯道合作,剑宗内部基本团结一心。现在正值乱世,看到自己人时,尽管连招呼都没打,依旧觉得心头微暖。

将来世道继续乱下去,剑宗弟子就不光是师兄弟,更是生死兄弟。

剑宗领头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客卿公羊武,另一个是柴荣广。有二人保驾护航,确保这些剑宗未来的希望不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一般而言,哪怕是宗门之间矛盾重重,也不会出现滥杀年轻弟子的现象。这是绝户计,一旦有人这么干了,其他宗门会立即与之撇清关系。

公羊武负责和纯阳寺的人接洽,安排好住所和活动空间。柴荣广到了纯阳寺后,径直去了祖庭。

祖庭是纯阳寺的核心,寺庙里的高僧和高手基本都在那里。不出意外,接下来各大宗门的角逐,将会在这里进行。

剑宗弟子住所就在穆凡目前居住的区域,很多剑宗弟子陆续搬到院子旁。他们只知道穆凡师兄弟是第一批到达的,却不知道原因。

剑宗宗主还没出关,剑宗的老大还是冯道,叶峰是当之无愧的二把手。

由于前段时间叶峰杀了先贤,干掉了淮安秋,清除了大部分玄门探子。他再次成为剑宗内年轻人尊崇的对象,很多人立志能像七长老那般,在这混乱但精彩的时代留下自己的足迹。

穆凡主动出门,与同门师兄弟交谈,顺便了解最近剑宗内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让他没想到的是,赵建炎竟然没走。

一段时间不见,赵建炎已经成为一个皇子,经略得当,未必没有登顶的可能。

此时赵建炎不返回鼎州给他的老爹道喜,反倒继续待在剑宗,真是一件怪事。

赵建炎见到穆凡,高兴的拉着他进自己的院落。

身份高贵的作用再次体现出来,别的弟子都是四个人住一个院子,他是一人独居,而且院落周围站满僧侣,防止皇子出事。

估计要不了多久,纯阳寺就会带赵建炎去更加庄严,防守更加严密的地方。

赵建炎让穆凡坐到对面的椅子上,说道:“我父皇已经登基为帝,我也成了皇三子。要不了多久,我便会返回鼎州。你可愿随我一同回去?”

穆凡道:“我如今不过中庭境初期的实力,与你一同回去,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周循从门外走进来,叹道:“当今圣上的身一直不好,吃了几十年的药了。唉!为了江山社稷,微臣有句话不得不说啊。”

穆凡一听周循的口气,知道接下来要演双簧了。只是他没想到,周循称呼换的这么快,早早的就变成了“微臣”。

想想也无可厚非,在剑宗排查内奸的时候,周循就已经明确表示,他要跟赵建炎穿一条裤子。

赵建炎成了皇子,周循自然变成了臣子。

“但说无妨。”赵沐道。

周循躬身道:“一旦皇上的身体有什么不测……”

赵沐道:“继续说。”

“必会从皇上的几个儿子中挑一个出来。”周循咬牙道:“可其他几个皇子要么平庸无能,要么只知道打打杀杀,只有殿下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穆凡暗道:“正题来了……”

福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宁波治疗牛皮癣费用
信阳治疗妇科医院
福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宁波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