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雷震八荒 第六百六十二章 、全灭鬼面人

2019-10-12 19:0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震八荒 第六百六十二章 、全灭鬼面人

顿时玲音仙子笑了笑,对着黄十二号鬼面人令主讲道:“鬼面人,这当成归别的不可信,不过,说话倒是有几成可信,他说不出妖兽,就不会出妖兽。

而且他也不会像你一样,言而无信的,如今当成归的目的,就是想拿你来练手啊,若是你能灭了他,你还有命可逃,若是你打不死他,那么你的小命就完了。”

魁梧令主被玲音仙子一骂,却没有回应,反而是坚定了许多,毕竟玲音仙子的话还是有几成可信度的,于是立即施展三件法器,率先射向了龟宝,以求占据一丝先机,然后不停地拍动手中的战鼓,以震慑龟宝的元神。

龟宝盯着魁梧令主,见到他施展战鼓法器,一阵阵声浪袭来,却不为所动,毕竟只要守护好元神,这战鼓的声浪几乎可以抵御住,而若是对付的金丹期修士,那估计这鼓声就难以抵挡了。

而龟宝也没有立即施展法器攻击,只是手中变换了一下法诀,施展出了紫霄雷诀,立即凝结出一个紫色雷盾,硬抗魁梧修士的攻击。

“碰碰碰!”龟宝在空中被击退了很远,可是雷盾却是完好无损,只是上面的紫色光芒暗道了一些而已,而龟宝立即变换了一下紫霄雷诀,再次凝结一个新的紫色雷盾。

“令主,难道你的攻击只有如此么,这样可灭杀不了当某,而当某的这个雷盾,同时可以抵御将近十件高阶法器攻击,你可要全力出击,别藏着了。”龟宝冷笑了一下,讲道。

“混蛋,你目中无人的混蛋,你太猖狂了!”魁梧令主大怒地骂道,以他一个筑基后期九层的修士,却被一个筑基八层的修士屡次挑衅,顿时怒不可遏,直接将灵力注入了战鼓中,不停地擂动起来。

“呵呵,令主,你的战鼓魂器对于当某没什么效果,毕竟当某曾经遇到过更加可怕的声浪攻击,甚至比起你攻击元神的战鼓魂器要强悍许多倍,所以你还是换其他更加厉害的攻击手段吧。”龟宝立即运起灵力,继续守护着元神与躯体,调侃着笑道。

“你……”魁梧令主又被龟宝讽刺,顿时激怒了起来,可是却是没什么手段可以对付了,只能凭借一边擂动战鼓,一边御使三件高阶法器攻击了。

“喂,鬼面人,还以为你个筑基后期九层的修士有什么厉害呢,原来连一个筑基后期八层的修士都无法战胜,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而且还妄称什么、什么修士,要不停地追杀别人,按你实力,来多少死多多少,本仙子觉得,杀手暗盟的修士都是废物、脓包!”玲音仙子不停地贬低、讽刺他。

“哼,贱婢,这里不需要你多嘴,快给老子滚开了,不然老子连你也一起杀。”魁梧令主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对着玲音仙子大骂道。

“呵呵,大言不惭,本仙子倒是要瞧瞧,谁先死!”玲音仙子又笑着讲道。

而龟宝望着两人的骂战,却有点不太讨喜,毕竟这鬼面人令主是拿来练手的,至少应该让他使出全力,不让他分心才是,但是这玲音仙子也揪着他不放,的确有些让人厌恶。

而且玲音仙子变化也太快了,之前不停地用言语攻击自己,如今倒是用言语攻击这鬼面人,真是不知道她是在帮助哪一边的。

“令主,如此正是生死的拼杀时刻,你却勿分心,还是专心一点好吧,不然等下会死不瞑目的。”龟宝冷笑着讲道。

“哼,你这阴毒的混蛋,老子让你不得好死的。”魁梧令主又继续骂道,似乎已经全力使出了,法器的威力又加大了三成。

“三件高阶法器的威力不错,如今让你看下当某的真正实力。”龟宝冷笑了一下,直接御使了一件普通的高阶飞剑,还有金悬剑、凌风剑、血冥圣刃,“唰唰唰唰!”直接冲向了魁梧令主,又直接对拼的意思。

“什么!你竟然能够御使四件高阶法器!”魁梧令主见到了龟宝能够操纵四件高阶法器,顿时惊吓了一下,可是惊讶之余,还立即撑起了一个魔气滚滚的防御光罩,又收起了战鼓魂器,取出了一件盾牌法器,也想直接抵抗龟宝的四件高阶法器。

“碰!”普通高阶飞剑直接击中魔气防御光罩之后,都直接被弹开了,“噗!”凌风剑直接劈开了魔气光罩,让魁梧令主有些措手不及,而他盾牌法器直接挡住凌风剑的进攻。

“噗嗤!”金悬剑化为一道金光直接刺入了盾牌中,直接将盾牌法器给击破了,而且继续插向了魁梧令主,却被魁梧令主的防御内甲给挡开了,无法再冲击半步。

此时,魁梧令主顿时一阵惊恐,立即御使飞行法器退开了,躲避了龟宝的血冥圣刃的攻击,而且立即调回正在攻击龟宝的三件高阶法器,让它们与龟宝的四件法器激斗了起来。

而就在魁梧令主避开的一瞬间,龟宝放弃了那件普通高阶飞剑的控制,背后的龟凌翅一展,突然落到了魁梧令主的头顶,然后随手撒出了五个白色的鸣环,便落在了魁梧令主的周围。

顿时,五个白色鸣环“铛铛”作响,直接形成了一个圆柱体的阵法结界光幕,将魁梧令主困在里面,并且周围的结界光壁上闪出了“兹兹”的雷电之力,看起来非常恐怖。

“令主,先来试试当某的这套乌雷鸣环的攻击了,而至于它的强悍防御力,看来令主是没有机会见识到了,如今就看你能坚持多久了。”龟宝又淡淡地笑道。

“卑鄙的混蛋,你到底是谁,为何有如此多的高阶法器、极品法器!”魁梧令主被困在雷系结界光壁中,感觉到这个雷系光壁的恐怖,忽然惊恐地喊道。

“呵呵,本仙子也想知道他的身份,可惜他太隐蔽了,只知道来自天南修仙界,却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鬼面人你应该手段尽出,逼他使用厉害功法,或许本仙子就可以知道他的来历了。”玲音仙子也笑呵呵地讲道,却是站在一旁说这风凉话,若是魁梧令主还有什么手段,能让龟宝活到现在么!

可是龟宝却没有回答身份的问题,反而冷冷地威胁道:“令主带着黑色獠牙面具,如今无法知道你的神情是如何的,可是从声音中可以听出来你很害怕,原来连杀手暗盟的令主也有害怕的时候了,这真是让当某感到惊奇啊。

至于当某是什么人,你就不用管,只要知道当某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了,呵呵,这句话是否听得有些耳熟啊,这就是当某第一次被你们围攻的时候,你说过的一句话,当某如今还记忆犹新。

而今日的情形似乎调转了过来了,现在当某就将这句话还给令主,也算是礼尚往来了,只要令主杀手暗盟一些事情告知,当某立即放你出去,不然,就让你试一下鸣环雷击的滋味。”

魁梧令主听到了之后,顿时一想,的确在几年前追杀龟宝的时候说过这些话,不过当时是众人围攻龟宝,那是多么意气风发,可如今却已经落入别人手中,倒是有些悲凉的感觉了。

“哼,就算你灭杀老子,老子也不会出卖杀手暗盟的一点消息,而且无论逃到天涯海角,也将面临无穷无尽的追杀。”魁梧令主又咬了咬牙,怒道,而且御使三件法器在雷系光壁外面,不停地击打这个雷系结界,却无法撼动分毫。

“很好,非常有骨气,而且也很忠心,可是杀手暗盟却是无法知晓了。”龟宝称赞道,接着,向着玲音仙子问道:“仙子,不知道天盈门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一个人说出你想听的话呢?”

“呵呵,这个办法可多了,先折磨一番,让他半死不活的,然后再将元神给揪出人体,最后残忍地折磨他的元神,试问一下,这谁能受到得了啊。”玲音仙子淡淡地笑道,而且也奉献出来了一条毒计。

“仙子的办法真是不错啊,只是过于毒辣了,一般的人根本无法忍受,可惜对付这种人却是非常合适。”龟宝淡淡一笑,也威胁着讲道。

魁梧令主听到如此酷刑,顿时都有些绝望了,而且这个困住他的雷系结界空间,一时间又无法劈开,那就逃脱也已经没有办法了,顿时冷哼了一声,怒道:“哼,老子就算自爆

,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老子跟你们同归于尽。”

接着,魁梧令主手中变换着法诀,已经放弃了对雷系结界的攻击了,将丹田中的全部灵力散发到奇经八脉之中,忽然整个身体顿时涨大了起来,看似真的想施展自爆了。

而龟宝早就料到了对方会如此之做,却是冷笑了一下,顿时也变化了法诀,冷声讲道:“在当某的雷系结界空间中,哪里容得你自爆,鸣环雷击!”

顿时在雷系结界中的顶空,雷光不停地闪烁着,“轰隆隆!”五道天雷直接砸了下来,全部击中了魁梧令主的身体,而他还来不及自爆,就痛苦地惨叫一声,直接承受了五道天雷。

在被雷击后,魁梧令主的身体又撞上了雷系光壁,顿时又被雷电之力触中,再次惨叫了一声,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鲜血不停地从口中吐出来,身体也不停地颤抖着。

“哎呀,如此情形,看来要询问出有关杀手暗盟的信息,还是有些难度的!”龟宝停下了功法,并将全部的法器都收了起来,摇了摇头讲道。

西宁好的牛皮癣医院
鄂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甘肃整形美容费用
西宁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鄂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