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新浪CEO曹国伟我的风格还没有被真正理解

2019-08-15 12:41: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浪CEO曹国伟:我的风格还没有被真正理解 在大学同学眼中,曹国伟是一个天生的商人。在同事眼中,他是一个超级美食家。大学老师说他为人低调,善于变通;投资家说他是一个很严谨的生意人,完全按照商业规则出牌。但曹国伟自己却说:“我其实是一个很感性的人。”虽然并购分众未能成功,但他却完成了中国互联企业首例MBO。去年9月,以他为首的管理层用约1.8亿美元购入新浪约9.42%的股份,实现了管理层控股。对此,曹国伟的解释是:“江南春增持分众股份的做法触动了我,MBO是一种冲动。” 文/李卉 “新浪电影制片厂出品。”黑暗中,这样一行字跳了出来。曹国伟和其他第一次看见这一幕的新浪同事一样,愣了。 接下来,通常是一帮新浪同事一阵大笑。因为,视频开篇的一句旁白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仅仅想帮助新浪上市就闪人的老查,从此开始了彪悍的旅程。” 老查,就是新浪CEO兼总裁曹国伟。视频讲述了曹国伟在新浪十年的点点滴滴。 2009年9月28日晚上八点,曹国伟来到一家会所。推开门,屋子里没有灯。屋内,他的助理刘运利正和30多个同事一起,坐在一张长条的西餐桌上,等他。桌子上是准备好的花和蛋糕。 事前,刘运利告诉他的老板,这次活动主要是“为部分中层员工举办的”,再就是“大家好好聊聊当天新浪MBO的事儿”。但很快,曹国伟就看见了这部关于自己的“电影”。 当晚,他还收到了“想也想不到”的礼物——一套“曹氏邮票”和北京城里唯一的一台“莱卡M9相机”;那十张“邮票”,把曹国伟来新浪的每一年,都记录了下来。 “十年了,”后来,刘运利说:“老查来新浪整整十年了。这个party是我们给他的一个惊喜。” 那天晚上,曹国伟“平生第一次喝了七、八两白酒”,旁边的同事都看出来他“很激动”,“眼睛好象湿润了”。他还高歌了三曲,虽然他知道,“自己是五个音只能找到三个半音的人”。 凌晨,在新浪员工眼中看起来一向“严肃、严谨的领导”曹国伟回到家,在微博上发了这样一句话:“今天真的很感动,我真的很爱你们。” 在曹国伟心里,2009年9月28日,是过去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 那一天,新浪宣布,以曹国伟为首的管理层用约1.8亿美元购入新浪约9.42%的股份,从而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实现了管理层控股,这也是中国互联企业首例MBO;那一天也是他进入新浪十周年的纪念日;那一天还是他小女儿的生日。 “如果要写一部回忆录,我会以这一天的party作为开头。”事后,曹国伟表示。 有评论认为,作为中国互联界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曹国伟算得上是2009年互联最大的赢家之一。在去年年末的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曹国伟获得了2009年度“最具影响力的25位企业领袖奖”;而在央视2009年度经济人物中,他也是唯一一位获奖的互联企业家。 “我其实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坐在中国大饭店的咖啡厅里,曹国伟点了一支烟说:“MBO是一种冲动。” “MBO是一种冲动” 在上海,曹国伟和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住同一个小区。2008年底,他们一起制造了中国互联行业最大的一笔交易:新浪分众合并案。一年后的2009年底,由于被监管部门否决,并购已无法实施。 经此一役,江南春不得不改变自己原定的退休计划,重出江湖,亲自担任CEO 。他告诉曹国伟:“作为创始人,如果公司还是独立运作,我想在分众增持更多的股份。” “这触动了我。”曹国伟后来说。于是,在江南春宣布增持分众股份的三天后,曹国伟也宣布了新浪的MBO方案。“事实上,我们几乎是同时做得决定。”后者透露。 “其实,每个人的心态在各个时期都会不同,”曹国伟说:“有一段时间,江南春想好好歇一歇,现在他又决定去当CEO了;作为一个比较富有的人,如果还想继续打拼,他就需要更大的回报,所以江南春想到了增持。” 而曹国伟实施MBO的冲动则在于:“我就想看看,我的人生还能再换一种角色吗?”因为他感觉“自己做职业经理人已经到了极致,没有什么令人激动的挑战了。” 从首席财务官(CFO)到首席运营官(COO)再到首席执行官(CEO),曹国伟称自己“几乎干遍了新浪所有的工作”。这是他此前没有想到的。 1999年,新浪谋求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时,曹国伟是美国普华永道的注册会计师。因为做这一项目的同事生病,曹国伟不得不代替同事,从美国飞到北京。“这大概就是命运了,”多年以后,他说:“其实,我和新浪并没有直接关系,我只是代表美国总部来指导一下北京普华永道对新浪的审计。” 那时,曹国伟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打算。碰巧,他在这时接到茅道临(王志东的接班人)的一个。曹国伟告诉后者:“我想换工作了,你帮我看下哪一个更好?” 听完曹国伟的介绍,茅道临觉得每个新工作“都很不错”,但他还是建议曹国伟:“来新浪试试吧。”接着,茅道临介绍曹国伟去见了新浪当时的CEO王志东。 “这是一个天才,”曹国伟说:“王志东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此后,因为新浪和媒体有关,曹国伟选择加入新浪,成为了主管财务的副总裁。 此时,新浪的上市正陷入困境:由于政策壁垒,公司无法按计划登陆纳斯达克,以至于王志东和曹国伟的前任汪延不得不天天去信息产业部“上班”,与时任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沟通;曹国伟则在美国,负责协调律师、投资银行和美国证监会的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曹国伟的严谨作风显露无疑——他并没有同意汪延将相关法律、财务文件的互译工作外包出去的建议,而是亲自出马,把那些枯燥的文件翻译成英文。 曹国伟亲自设计了新浪的上市方案。正是他设计的方案,让新浪的纳斯达克之路柳暗花明。这一方案的独特之处在于,新浪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与其在中国的运营主体之间并没有股份关系,而是通过很多法律的手段,把它装入上市公司。 “没有股份关系,为什么可以合并财务报表,这是最艰难也是最重要的部分。”为此曹国伟亲自前往美国证监会谈了3次,新浪的招股书则前后改了8遍,“很累人。”最后,新浪上市的模式开创了一个新模式,也成为搜狐等中国公司上市的范本。 [Page: ] “他是一个很严谨的生意人” 2005年的一天,曹国伟来到英国伦敦。在那里,他见到了大学时代的辅导员张力奋。“我感觉他压力很大。”张力奋说:“但我当时长年在国外,并无好的建议,所以只能听。” 那两年,也正是曹国伟的艰难时刻。“那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曹国伟回忆说:“因为那两年正是我既当COO又当CFO之时,COO负责公司运营,CFO面对股东与董事会,这是公司中两个最具体、最累的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冲突性还很强。要做好,真的很难。” 尤其是2005年2月,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发动了对新浪的“偷袭”。“这件事情,让我花了太多时间在谈判上,”曹国伟说:“最忙的时候,我三天三夜没睡觉。” 事实上,曹国伟与陈天桥打交道,始于2002年。“外界一直以为,新浪很抗拒盛大和陈天桥,其实并非如此;我一直觉得和盛大合作是一个选择,”曹国伟说:“从2002到2003年,我们两个人就新浪盛大的合并,前后谈了三次。” “即便我不是最爱新浪的人,也是最爱新浪的人之一,”陈天桥此言不假,最初,他与曹国伟洽谈的设想是“新浪合并盛大”。 “能让中国两个最大的互联企业合并,我们都很激动,”曹国伟说,但是当年最大的障碍在于,“盛大有一个风险投资商,在利益的分配上,他们并不认可陈天桥的方案。” 时光流转。2005年2月7日,就在盛大突袭新浪的前一天,曹国伟已经预感到“将有大事发生”,他甚至在董事会上建议提前制作出“毒丸”计划,以备不测。“因为我已经预料到新浪财报公布后,股价必会大跌,”曹国伟说:“我们的股权很分散,所以从公司的治理角度,我想到了‘毒丸’。”不过,董事会上并没有人对此做出反应,而他后来也“没有去落实”。 2月8日,纳斯达克风云突变,盛大斥资2.3亿美元,收购了新浪19.5%的股权,一跃成为最大股东。 此时,曹国伟正在澳洲和全家人一起度假。但当他看到新浪巨大的股票交易量时,他预感到“已经出事了”,也猜到“这应该是盛大的动作”。不过,“具体是怎样的动作,有多大,不太清楚?”直到他接到陈天桥的。 此后,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曹国伟丢下妻子,一个人赶回国内,以最快的速度制作出“毒丸”计划,并展开与陈天桥的新一轮谈判。 不过,整个谈判的过程,并没有外界想象中的“火药味”。“我们双方从来都没有达到是与非这样绝对的地步,”曹国伟说:“如果他拿出现金放在桌子上,并且开出一个好价钱,我们没有理由拒绝。” “那时,对于任何一个想收购新浪的人,我们都是一个开放的心态。”交锋之后,曹国伟并不认为自己是在保护公司。他坦言当时整个管理层的心情都很平静:“这是一份工作,在做职业经理人时,我们不要把感情和股东的价值混杂在一起;我们的就是在资本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做出合理的判断。” “他是一个很严谨的生意人,完全按照商业规则出牌,同时还能很灵活地结合中国的特点,”红杉中国合伙人沈南鹏说。 “他终究还有一个梦” 曹国伟有一百多条领带。采访拍摄的时候,没有镜子。他就站在电梯门口,借着金属反光,仔细整理自己的领带和袖口。 “我平时不这样,我根本不戴领带,”他说。即便如此,你还是很难把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人,和他“率性”的大学时代叠加在一起。 曹国伟曾有一头长发,据说一直留到去美国求学,“那时,我很随性。想到哪里去,我就开着车走了,”他说:“所以,我去过美国一半以上的图书馆。” 在复旦大学,曹国伟读的是系。毕业后,他在上海电视台做了几年,此后去美国求学,转入商界。“他最后走出这样一条路来,我不吃惊。”他的大学辅导员张力奋说:“他生在上海,高中就读的是名校上海中学,是住读生。所以,比同龄人更早自理生活,也更独立。”张力奋现在是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版主编。 曹国伟所在的系“8413”班,在复旦校园里颇为传奇。在中国界和商界,从这个班走出来的,除了曹国伟,还有解放现任总裘新、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品牌策划人李光斗、新华社名刘非小、南方都市报总曹柯等。 “这个班的学生,一开始就有点不一样,”张力奋说:“那时带曹国伟他们这个班,我刚留校,仅比他们年长4、5岁, 亦师亦友,气氛宽松自由。”几年下来,师生情意深厚。张力奋有校园情结,近期,他向FT告假,将去香港浸会大学系做访问教授,短期讲学。 “那时,王长田的兴趣在书法与写诗,裘新爱写文章和影评,曹国伟则主要负责摄影。”后来, 张力奋主编校园刊物《复旦风》,创刊号的摄影作品,由曹国伟一人拍摄。 曹国伟会用“调皮”“爱冒险”来形容年轻时的自己,这和老师看到的有些不同。那时,他穿衣服不着调、上课老缺席,喜欢到处拍照。有一次,曹国伟一个人来到江西的三青山,“结果,一上去就下暴雨了,三天都没有一个人上来,真是心旷神怡。” 而曹国伟同寝室的同学则记得:“有一年一开学,曹国伟就在海报栏上贴告示,说要帮暑假出去旅游的同学冲印照片,一下招来好多生意。” 后来,在毕业留言册上,同学给曹国伟写了这样一句评语——“你是一个天生的商人。” “曹国伟自信,但为人低调,并不张扬,”张力奋这样评价:“他会跟着他的感觉走,会适应环境,善于变通,不会循规蹈矩。” “我的性格并没有变,”曹国伟也说:“严谨是因为工作。”平日生活里,曹国伟还象大学时代一样随性而为,“想去哪里,马上就走,”这导致他和家人在全球旅游的时候,“总是不得不买最贵的机票。” 而在新浪,“曹国伟私下里就是一个超级美食家,”新浪总编陈彤说:“有他在,我们上餐厅都不用点菜。” 2009年的中秋,曹国伟的假期休到一半,又不得不坐上了公干的飞机。第二天,他看见了俞敏洪在新浪微博的一段话:“有人问成功是什么?我觉得成功就是过上自己爱过的生活。” 俞写道:“如果财富、名声带来喜悦,我们就去追求;如果闭门思考带来快乐,就让我们独处。成功不是在别人眼里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是在心中,你是不是被自己承认?” 对此,曹国伟在微博里写了这样一句——“严重同意”。 20年前,如果有学生改行,张力奋会非常惋惜。“但现在我不会这样想了,”他说:“如果有新的平台与机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是很好的选择。” 不过,直到现在,张力奋还是觉得曹国伟的内心里,“终究还有一个梦,”“经商?那他为什么不去选择钢铁业、制造业?而是选择互联?”张力奋说:“只不过,他的这个梦,藏得很深。” [Page: ] B=外滩画报 C=曹国伟 “我不准他们把房产、汽车,全部押在MBO上” B:关于MBO,你先和谁说的?董事会还是高管? C:先告诉了董事会。董事会说不能做,我就不做了,也不用通知高管了,这又不是造反。 B:你提了几个方案? C:不需要方案,董事会同意由我控制的公司,增持新浪10%的股份。至于谁融资谁参与,跟它无关。 B:把高管全部拉进来,是你深思熟虑的吗? C:没有。我只是把来龙去脉与风险告诉大家,然后由他们自己决定。 我觉得这不是公司给我们每个人的一个优惠,更多的是我们对公司的承诺。这不一定只赚不赔——如果把公司做砸了,股票会跌,照样会赔钱;但如果努力,公司做的更好,股票是会增值的。而且,我也不会把你参与不参MBO,作为你爱不爱公司的标准。 当然,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参与,要达到一定职位才行。说实话,大家的反应让我真的很感动。我们所有的高管,全部参加了,大家都把自己的钱拿出来了。 B:但是决定谁参与、参与多少,是不是你最头疼的? C:我跟他们定了一个原则,不要不切实际。比如你本来一年赚100万,你偏要投1000万。这就像买房子,我95%的工资都用来还贷了,这肯定不对的,要出事的。 我的意思是看你的能力。在你能力范围里面(赚多少钱很清楚的),设定一个大概的上线。在这个情况下,我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数额。我不建议他们把自己的房产、自己的汽车,全部押在这件事情上。有人想这样做,但是被我制止了。你不能把自己变成一个房奴、车奴,那会给你的工作带来无穷的、不必要的压力。这个机制是很好的,但不能做过了。 B:每个人有上限吗? C:有上限,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能力做无限制的投入。更重要的,是他们心态的转变。 他们从来没想到我会走这一步棋,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改变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力。这样,就可以彻底打消外界对我们的诸多误解。 B:股权分散,使得新浪总是遭受收购,MBO之后,是不是就结束这一不利的局面了? C:这是一个误解。人们总觉得新浪没有大股东,所以每个人都希望成为新浪的大股东,时不时在股权上会有一些动作。 事实上,新浪是美国的上市公司,它的股权机制和二级市场的防御体系非常严密。除了“毒丸”,我们还有很多防御措施。一般来说,别人要通过二级市场成为新浪大股东,是根本不可能的。但大部分人并不懂得这个游戏规则,所以每年都会有人前赴后继地去做这种无用的尝试。这对我们公司干扰挺大的,这种干扰是无形的,经常会有这种问题出现,你至少要去化解一下。 但这不是股权分散本身带来的问题。在外国,股权分散是非常普遍的。只是,在中国比较特殊,国内很少有像我们这样绝对的公司模式。 而现在通过MBO,今后就可以完全化解了。 B:新浪CEO更迭,也与股权分散没有太大关系? C:是的。新浪一直是CEO负责制的公司,CEO代表这个公司最高的权威,在历任历史上都是CEO说了算,从来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说了算。 在我的任期,我提出的议案,从来没有不被董事会通过的。我觉得一个成功的公司,应该是谁走了都不重要,而不是说今天这个CEO走了,公司就完蛋了。 B:和分众并购,在董事会会议上,你也是得到了充分的支持? C: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过程非常复杂,但我们整个程序,包括等董事会讨论批准、投资银行推荐评估等等,总共只花了一个小时。 分众的董事会开了六个小时的会。那一天,我要等江南春,但迟迟没来,我后来就睡着了,直到半夜一点钟他才来。 “一个真实的我,会展现在大家面前” B:现在再来看这十年,你能成为今天的曹国伟,是哪几步选择的对? C:进新浪以后,我只做了两个重大选择。一个是回国,再就是做不做CEO。当然,每个人的选择,都跟他不同时期的心态有关。做CEO这个决定,我当时考虑了半年时间。 B:你为什么会犹豫做不做CEO?是自己有短板,还是遇见什么难题? C:不是短板的问题。如果新浪要找一个新CEO,我是最合适的,这个我非常自信。 每个人都有长处与短处,没有绝对完美的人,我们要出现在完美的时机、完美的场合,去做完美的选择。 但我要去做CEO,就意味着要对公司、对员工,有一个长期承诺,是巨大的。一旦做了CEO,就不能今天高兴做就做,不高兴就不做了,这是对公司不负的做法,对自己的名誉、职业生涯都会产生很大的伤害,所以必须是一个长期的承诺。 站在个人角度,这未必是我最好的选择。选择,无非是看你的付出与回报,加上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愉快,这三个因素。这跟每个人的经历有关,当时我主要考虑的就是这些。 B:你给自己怎样定位?是创业者还是一个职业经理人? C:我现在创业是晚了一点。我从职业经理人开始,在新浪做了十年。只不过,我把这个活干到了极致,这个角色已不让我特别激动了。 有一次,我跟沃尔玛全球的董事长和CEO一起吃饭。我发现刚从CEO位置上退下来的董事长李.斯科特看上去比现任CEO 迈克.杜克还年轻。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这么早退休了?李.斯科特说:“我已经在一家4000亿美元收入的公司做了9年CEO,很累人的。9年下来,我真是心力憔悴,我还要留一点时间干别的事。” 我觉得李.斯科特有一个很好的心态:人就应该这样,又不是说你天生下来就有使命去做CEO,要永远做下去。 B:如果写一部中国互联史,每个人都有一个位置,你希望树立自己怎样的风格呢? C:我已经树立了,只不过还没有被真正理解。 我从来不觉得我在重塑自己。外界的评价并不重要,通过更多的接触,我相信大家会对我更加了解。一个真实的我会展现在大家面前。 B:我们用一个很贴切的形容词,可能会说狂人马云,顽童丁磊,或者说马化腾是一个工程师,过去人们会说财神爷曹国伟,你觉得你应该是什么? C:我不喜欢评价自己。 前不久,美国希尔曼律师事务所中国合伙人见到我,开玩笑说,你做的事情,都是我没有做过的。他们是专门做合并收购的,而我的每个交易案,都有很多创新的地方,这就是我最自豪的。比如,雅虎和阿里巴巴的并购。刚开始,雅虎是先找我们谈的,后来才是阿里巴巴。我设计了一个架构,后来他们谈的时候,也是用这个架构。包括新浪乐居与易居中国成立的子公司分拆、合并、上市模式,之后也有很多人打来问,他们从来没想过这样也可以上市。其中的创意和难度,对后来人都有借鉴作用。而且我做的所有交易,从来没有问过投资顾问。 我为新浪节省的并购费用,没有一亿美元,也有五六千万。像分众这个案子,没有两千万美元的顾问费下不来。虽然我这方面比较出色,但并购只是我工作中比较小的一部分。我大量的时间还是花在公司的运营、管理上。其实,财务工作我管的很少,这方面外界的误解也是比较深的。 小孩子不消化吃什么好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一岁宝宝脸发黄是什么原因冠心病心绞痛治疗原则
脑梗要紧么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云南生物谷药业产业文化
分享到: